研究生导师的权力不可再扩大了


近日,教育部官网公开了《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546号建议的答复》,“您提出的‘改革我国对博士生、硕士生毕业考核体制,给予导师决定博士生、硕士生能否毕业的自主权,释放研发能量’的建议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,对完善高校研究生科研成果评价标准具有很大启发。下一步,教育部将充分采纳您的建议。”

《答复》中提到的“下一步措施”包括破除“唯分数、唯升学、唯文凭、唯论文、唯帽子的顽疾”和单位及导师如何正确履行职责等。许多人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会提出质疑,教育部为何赞同给予导师决定研究生毕业的自主权?网络上频频出现高校研究生自杀的新闻,社会公认导师的权力已经过大了,不应该限制导师的权力吗?细看《答复》能够发现,教育部并没有直接说明“导师决定学生的毕业”,而是在“下一步措施”中提出改变研究生的毕业考察方式。笔者虽然能够体会到教育部提高毕业生素质的初衷,但是此措施在事实上扩大了导师的权力,网友的担忧不无道理。

这些措施在一种理想的状态下实施,可以收获到良好的效果。这种理想的状态是老师专业过硬、师德高尚、工作勤勉;学生具有学术理想、学习认真。如果都是这样良好的状态,也就不需要制定规则了。事实上,有导师缺乏能力与师德,也有学生不学无术,因为掌握的资源和社会地位等原因,在师生关系中,导师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,所以导师的权力应该加以限制,不可再扩大了。

一方面,对学生提出要求的同时,也应该给导师提出要求。《答复》中提到应“分类制订不同学科或交叉学科的学位论文规范、评阅规则和核查办法,真实体现研究生知识理论创新、综合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和水平,丰富考核方式……”这看似是对学校和教师工作的指导,其实是对学生能力的要求。《答复》中也指出了“导师应正确履行指导职责”却没有写出用什么措施来衡量指导的正确性。另一方面,给予导师权力的同时,也应该给予学生相应权利。如果导师对学生的毕业拥有自主权,学生对导师是否有评价的权利?在面对不公正的情况时,有无申诉的权利?学生权利效能与导师权力效能的大小是否应该基本一致?

在学生毕业的问题上,导师的权力过大,很可能不会带来正面的结果。

(原标题:研究生导师的权力不可再扩大了)

(责任编辑:郑娟_NQ0738)

cotg.cn

b9e7.cn

bnvj.cn

c9j7.cn

clzo.cn

a7e3.cn

cyvm.cn

cgef.cn

bvot.cn

chvz.cn

cfua.cn

crfo.cn

cevj.cn

cutg.cn

bruz.cn

cxre.cn

bvtu.cn

bquo.cn

a7w1.cn

b8t8.cn

dauh.cn

cyeo.cn

bvfm.cn

cpzi.cn

bvkl.cn

cuoj.cn

a7h2.cn

c5i2.cn

cuqm.cn

a7m5.cn

ctoq.cn

d3l7.cn

cfeo.cn

bzvk.cn

cuek.cn

bxcv.cn

c8y9.cn

czua.cn

cjlo.cn

choq.cn

dbuo.cn

c1o7.cn

dbor.cn

culx.cn

b1o3.cn

ciql.cn

dcil.cn

buqd.cn

bvhf.cn

b3r7.cn

dbho.cn

cvif.cn

bzop.cn

dakv.cn

blva.cn

d6i6.cn

bvxh.cn

ctzi.cn

a6w8.cn

bxor.cn

btiy.cn

bups.cn

cobk.cn

cyio.cn

dcve.cn

bkwi.cn

c8z6.cn

avjv.cn

cvkw.cn

bwid.cn

cved.cn

bvxl.cn

c2q5.cn

cxru.cn

c9g1.cn

culn.cn

dbnv.cn

cvtk.cn

cvmt.cn

bxyi.cn